普拉蒂尼兴衰史(下):从权力巅峰坠落的足球大佬

无论踢球还是从政,普拉蒂尼都堪称是足球史上最重要也是最传奇的人物之一。球员时代他带领法国第一次捧起欧洲杯冠军,然后又在尤文图斯拿到冠军杯,可以说成就斐然。退役后从政的他同样对欧洲足球做出了巨大的改变,但这位足球枭雄却迅速从巅峰跌落神坛,他的经历也不禁让人唏嘘。《FourFourTwo》杂志就刊登了一篇关于普拉蒂尼的长文,一共分为两部分为大家呈现,昨天带来了上篇一位带领法国创造历史的超级球星,今天是下篇:从权力巅峰坠落的足球大佬

正如莱因克尔对队友加斯科因的评价,“退役之后,人生还有很多路可以走。”普拉蒂尼看上去调整的很快,第二年他就拿起了国家队的教鞭并且一直带到了92年,在欧洲杯预选赛上法国队状态出色小组赛8战全胜,一度19场不败,他们也顺理成章的成为正赛的夺冠大热门,但让人没想到的是高卢雄鸡小组赛2平1负位列瑞典和丹麦之后惨遭淘汰,于是普拉蒂尼离开了国家队主教练的岗位。

之后他帮助筹办1998年在法国巨星的世界杯,这段时间对他日后的发展起到了关键作用。在筹备期间普拉蒂尼成为了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的朋友和顾问,并且在2002年成功加入国际足联执委会。

普拉蒂尼曾经告诉过自己的朋友他的目标是成为欧足联主席,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念头,但很明显布拉特表示了他的支持甚至鼓励普拉蒂尼去实现自己的抱负。2007年欧足联主席大选的时候,FIFA主席瑞士大佬布拉特终于嗅到了扳倒老对手约翰松的时机。

1998年约翰松就是布拉特竞选国际足联主席的主要对手,最终他收获了80票不敌111票的布拉特无缘当选。当时国际足联代表大会上就有布拉特贿选的传言,说他给了某些投票代表五万美金的贿赂,如果不是这样最后当选的极有可能是约翰松。瑞典人此后要求的公开调查也让他成为了布拉特的死对头,后者十分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而约翰松的一系列举措无疑让布拉特背负了不小的压力。

尽管2007年欧足联大选的时候约翰松已经年近80,但瑞典人还是执意要继续参选。有一部分原因是布拉特表示自己会支持约翰松,还有就是欧足联在瑞士尼翁的总部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普拉蒂尼带来的压力,他们中有人就不无担忧的告诉记者说法国人最终会摧毁UEFA的一切。

于是贝肯鲍尔被推选出来成为狙击普拉蒂尼的代表,但在布拉特的保证下他退出了。结果FIFA主席突然“叛变”改为支持普拉蒂尼。约翰松日后回忆说自己曾经问过布拉特原因,“他回答说,‘这就是人生啊,’然后笑了。”最终普拉蒂尼以27vs23,4票的优势当选为新一任欧足联主席。

难道就是这个时候普拉蒂尼充分品尝到了权力的滋味?或许是吧,正如小说家约翰-厄普代克观察的,“名声就是一张面具,最终都被吃到了肚子里,”让我们再回到1987年,普拉蒂尼在接受《体育运动》杂志的采访时曾经说过:“我很少犯错,而且我是凭直觉做事。”

那些直觉之一,正如普拉蒂尼自传作者菲利普-勒克莱尔说过的,或许就是老一派法国人所厌恶的“不列颠人的背信弃义”。2007年3月份,新官上任的欧足联主席在伦敦SOHO酒店说自己曾经拒绝加入阿森纳和热刺,因为英格兰的比赛太多了。但他和英国记者的关系都还不错,因为舰队街十分喜欢这位幽默又有人格魅力的前法国巨星,他随便的几句话都能轻松成为第二天的头版头条,这和他当年在球场上过人如麻但英国媒体却鲜有报道的情况完全相反。英国人已经将他比作了足球界的拿破仑,两人身高相差不大而且脑子一转就全都是主意。

本文作者作为欧冠官方杂志的编辑,曾经采访过普拉蒂尼,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的沉着冷静,一切仿佛都在掌握之中。

其实有些普拉蒂尼的想法还是很不错的,他已经赢得了修改回传球的规则,不过他鼓励俱乐部更多的从当地招收球员的举措被欧盟破坏了,他还热衷于扶助足球水平弱小的国家。另外,法国人认为VAR会极大破坏足球比赛的流畅性同时加剧双方替补席的紧张气氛(尽管他增加额外助理裁判的做法也没有取得多大成功)。

不管你是否喜欢他的财政公平政策,即使是对他批评最为严厉的《每日邮报》专栏作家马丁-萨缪尔也承认足球的财政状况需要得到整改。

其实普拉蒂尼不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在欧足联有像朱塞佩-弗里诺这样的人为他负责诸多事宜,但财政公平政策也就是FFP并非普拉蒂尼的一时兴起。他的一个助手回忆说,“人们认为他是像布拉特那样不经过大脑思考就提出各种政策,但就FFP而言,普拉蒂尼至少研究了几百页的报告,他内心其实衡量了很久这样做会带来的所有后果。”

但普拉蒂尼还是一个难以预测的人,一位欧足联高级助手最终离开了前法国巨星,原因是他说过这么一番话:“你可以在不同的时间给我同一份提案,然后会得到完全不同的反应。”此外,前欧足联主席还是个十分敏感之人。当初温格也加入讨伐VAR大军的时候普拉蒂尼就指责他的同胞满脑子都是生意经,而且也不喜欢小俱乐部击败豪门。其实温格和老普拉蒂尼的关系非常好,就像是他另一个儿子一样,所以阿森纳主帅听到这番话还是大吃一惊。

当年因凡蒂诺作为欧足联秘书长做事干练,是一个很好的执行者,而且普拉蒂尼对欧足联有着绝对的掌控,哪怕当初他支持卡塔尔申办2022年世界杯引发了极大的争议,但在2011年大选的时候他还是无可争议的继续连任。

世界杯主办权花落卡塔尔这一消息在当时无疑让世界震惊,在国际足联宣布结果前9天普拉蒂尼正在爱丽舍宫做客,除了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与会的还有卡塔尔王子塔米姆(现在的国王)。

普拉蒂尼否认了萨科齐命令他支持卡塔尔的传闻,法国总统想借此来增进两国之间的商贸往来。当时布拉特请求他改变主意,他告诉《金融时报》,“在选投票前一周,普拉蒂尼给我打电话说,‘我不再站你这边了,因为我们国家元首告诉我必须考虑祖国的情况。’”

布拉特当时非常愤怒,因为他的“门徒”居然打破了国际足联和美国的君子协定,当时FIFA领导层决定支持美国申办2022年世界杯。普拉蒂尼说自己改变了主意,因为他想把世界杯介绍给一个全新的地区。

不管你是否相信他说的话,毫无疑问前欧足联主席做付出了人生中最高昂的一次代价。

大多数在各个足协掌握实权的人们都没有意识到,他们赖以生存、工作和享乐的规则已经发生了变化。

FBI对卡塔尔获得选举权的调查就是一剂催化剂,之后的5年时间里布拉特被迫下台(因凡蒂诺成为继任者),贝肯鲍尔因为拒绝接受调查一度被国际足联“禁足”,而我们本文的主人公普拉蒂尼则是因为2011年布拉特给他的200万瑞士法郎事发而被迫辞职。

最终不管是普拉蒂尼还是布拉特都被禁止参与任何足球相关的活动,虽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最终为他们“减刑”,但法官们对普拉蒂尼的证词非常苛刻,一方面是他对自己财务状况的无知,还有就是布拉特给他付钱的方式。时至今日,法国人依旧坚信自己是阻止他接替布拉特的阴谋的受害者。这听上去有些牵强,但不能因为你是个多疑的人就意味着人们就不能暗算你了。

2015年秋天,在布拉特下台几个月后,某位自称布拉特亲信的人联系了瑞士总检察长办公室。当检方和他在苏黎世一家公园的长椅上会面的时候,那位亲信揭露了一个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很快,普拉蒂尼就被法国警方请过去询问有关卡塔尔世界杯贿选的事情,于是这位威震足坛的大佬就陷入了巨大的麻烦之中。

之后他在接受《》的采访时谈了不少,“就是工作了50年后,突然有一天早上醒来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嘛,也没地方可去因为办公室也没了,一下子被禁止做所有事情,被踢出了欧足联,没了工作什么都没有了,你还能干什么呢?”采访最后64岁的法国人如此问道。

普拉蒂尼当然不是完全无所事事,至少跟他的律师有过沟通,偶尔会散散步,高尔夫球更是经常的娱乐活动,一切都在为自己将来某一天的回归做准备。很显然,同情普拉蒂尼是不合时宜的,哪怕是在最坏的情况下,而且他也不是第一个出于国家利益而支持世界杯主办国的足球官员。

还有那200万瑞士法郎跟中北美及加勒比海地区足协主席杰克-沃纳贪污的几千万美元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了。在普拉蒂尼自己眼中,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并不是一个腐败的足球官僚。或许他说的有道理,毕竟现在全世界评判一个体育机构领导人的标准已经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作为他那一代或者说足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普拉蒂尼被禁止参加一切足球活动,连去现场看球都不行,这对于他来说无异于巨大的打击,也许他现在的状态就是行尸走肉,会一直到禁令解除的那天。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