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分析:本赛季英超的强势英格兰足球的复兴梦背后的原因

捉对厮杀后,不难发现本赛季欧冠和欧联赛场上最大的赢家是“英超”,利物浦、热刺、阿森纳、切尔西占据了半壁江山。

上一次单赛季有四支球队能跻身欧战半决赛还要追溯到遥远的35年前,当时利物浦和热刺最终分别折桂冠军杯和联盟杯的冠军。

过去五年中伊比利半岛的球队在欧冠和欧联赛场上势如破竹,曼联能在2016-17赛季折桂欧联杯其实已经实属不易,贵为世界第一联赛的英超本赛季的强势崛起也许被很多人认为是昙花一现,但是凡事都讲究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些看得见的“成功”并不是依赖空洞的梦想誓词,而是诉诸了血和泪,直白地讲,这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

英超的宏观意识毋庸置疑一直遥遥领先其他联赛,电视转播权的水涨船高惠及到每一支球队,每年伤筋动骨的保级大战的商业价值不亚于任何一场欧冠决赛。

因为,一旦跌落到英冠联赛,他们的分红等于失去了一个“阿扎尔”或者“博格巴”,并且还要遭遇不可抗拒的收入骤减的困扰。甚至,一不小心就会陷入财政危机,最明显的莫过于人气和底蕴都不缺的利兹联和诺丁汉森林。

“宁为凤尾,不做鸡头”的保级球队都渴望在这块富得冒油的蛋糕中分一杯羹,此外球衣赞助以及球场广告牌赞助所涵盖的利益链都在最大化地衬托英超的金元时代。

譬如曼联与阿迪达斯的赞助合同金额在7500万英镑/赛季,曼城与彪马的6500万英镑/赛季,而利物浦与New Balance即将到期的赞助合同谈判筹码已经向曼市双雄靠拢看齐。

虽然英超big6为了欧冠席位杀得不可开交,但是不等于说鱼腩之师彻底失去了生存的土壤,除了前文所说的保级诱惑,排名每提升一位都至少将有百万英镑的分成,所以即使没有豪门的关注度,但从某个程度上来说,这其实也是“共同富裕”的范畴。

广义上讲“英超无弱旅”并非空穴来风,也许他们经常螳臂当车,但趁其不备“蛰伤”豪门的往往也是这些被轻视过的弱旅,比如本赛季纽卡斯尔和伯恩利分别终结曼城和曼联的八连胜,再比如以小博大的狼队也让big6黯然失色过。

英超的无可比拟的商业化和新鲜感总是最好的名片,穆里尼奥就曾半开玩笑地说过“除了梅西,巨星都在这儿踢过”,所以转会市场上的小红人德里赫特虽然迟早会登陆豪门,但其实在此之前他也颇为无奈地吐槽过“为什么没有英超球队联系他”。

英超的胜利从名义上说就是一个模糊的概念,甚至有点脆弱。因为,人们总容易说热刺的功臣是韩国人,切尔西的功臣是西班牙人佩德罗,利物浦的功臣是两个“梅西”,阿森纳的枪手是加蓬人和法国人组成的“王炸”。

但是,人们总是忘记这些球星当初都是冲着豪门底蕴而来,冲着英超的商业价值而来,他们的明星效应要远比之前更为饱满。

阿布2003年用1.4亿英镑收购切尔西,如今,16年过去了,蓝军的身价疯长了18倍。但是,人们忘记了当初切尔西负债6000万英镑。

2008年阿布扎比财团以2.1亿英镑收购了曼城,但是,人们忘记了彼时正值次贷危机在全球蔓延的最严重时期,但是这些都未曾动摇过富豪进军英超的决心。

所以,如今的英超联盟中有多达14名外籍老板并不是偶然现象,这本身也反应了商人的敏感嗅觉,英超是块不折不扣的肥肉。

英超的声誉因为财大气粗而久负盛名,但绝不以吝啬鬼形象示人,除了秉持集体主义的转播权分配,维护公平至上的“人人都有”准则,还会善于摇晃手中的金字招牌。

于内,他们启动“降落伞基金”,在未来三年内分期付款降级球队,以防他们硬着陆后一蹶不振;于外,他们为了照顾庞大的亚洲市场,特意调整开赛时间。这种良性循环让英超更容易被本国低级别球队向往,也更容易俘获此前左右摇摆的陌生领域。

作为稀缺资源的英超不可避免地出现溢价的现象,此前天空体育和BT体育拿下了未来3年英超的本土转播权,价格为51亿镑。

而在2013-2016年英超海外转播费共22.3亿,2016-2019此间的三年又突破30亿大关,而其实在英超俱乐部的总转播收入之中,海外转播费占据了46%。

所以,巨星和名帅相继投奔英超,除了自身毋庸置疑的能力外,这里也是他们的天堂口,数据显示:英超的平均薪水15390万欧元比第二名德甲的平均薪水7530万多出了一倍以上。

英超是试金石,但更是吸金石,尽管切尔西头牌阿扎尔和曼联不安分因素博格巴都在展示自己的“儿皇梦”,但是这种个体的流失并不会影响英超整体的魅力。

举个例子,上赛季巴萨和皇马的转播收入也只能和英超中游球队平起平坐。这口大锅饭让许多此前籍籍无名的球员有了十足的表现欲,譬如坎特、马赫雷斯随蓝狐夺冠后可以加盟曼城和切尔西。

英超容易吸纳巨星,所以即使曼联在后弗格森时代如何举步维艰,并不影响他们“割韭菜”。英超也更容易造星,不过离不开名帅的指点,四强之中的热刺主帅波切蒂诺麾下的青春风暴在凯恩因伤缺阵的情况下不卑不亢地斩杀蓝月亮,足以说明他的睿智。

除了点拨埃里克森、阿里和孙兴慜,别忘了当初在南安普顿执教时,去了利物浦的拉拉纳、克莱因、兰伯特、洛夫伦,去了曼联的卢克·肖、施奈德林,去了阿森纳的钱伯斯,以及与他共同入住热刺的万亚马都是他的得意门生。

如果这种造星计划还不够说服力,去年在世界杯上大展身手的索斯盖特何尝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几乎完全复制了瓜迪奥拉在曼城的传控足球理念,所以进攻核心斯特林的“快乐”其实是整个英格兰足球的缩影。

斯科尔斯也曾直言:“在我看来,瓜迪奥拉的确对英格兰足球造成了很大影响,特别是他的三后卫战术体系”,尽管曼城在内战中连续两年止步欧冠八强,但是瓜迪奥拉并不是罪人。

英格兰复兴的基础还是源于自己的沃土英超,目前在多特蒙德打进10球助攻12次的桑乔已经被德国媒体认为德甲身价第一人。当初,“大黄蜂”800万欧元刮来的彩票如今在德甲助攻榜一骑绝尘。17岁的他纵使天赋异禀,但却离不开悉心培养他的曼城,这位00后其实也是英格兰足球崛起的一个典型符号。

此外切尔西的奥多伊,富勒姆的塞塞尼翁,埃弗顿的卢克曼,被阿森纳租借到霍芬海姆的尼尔森都是三狮军团的未来顶梁柱。

要知道,去年俄罗斯世界上的英格兰已经是仅次于尼日利亚第二年轻的队伍。当25岁的凯恩、25岁的戴尔、24岁的斯特林,23岁的阿里、22岁的拉什福德还在上升期的时候,英格兰的“未来”其实已经生如夏花。

克鲁伊夫曾说“想要成为一流的强队,就得制造一流的球星”。名帅的指点,体系的植入,环境的推导都是一种外在因素。

抓青训才是英格兰崛起的先决条件,这不关乎“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模糊理论,而是“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逆向思维。

事实上,英格兰人的“后生可畏”在两年前的盛夏已经芳菲过。 U17世界杯夺冠、U19欧青赛夺冠,U20欧青赛夺冠,U21土伦杯卫冕。英格兰时隔28年再进世界杯四强,显然并非运气的眷顾。出名要趁早,天才井喷的英格兰其实只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英格兰精英成长计划(EPPP)就是三狮军团的星工场,尤其在2008年耻辱性无缘欧洲杯决赛圈之后,这个痛定思痛的改革计划不仅仅是“创口贴”,更重要的是英格兰足球的“起搏器”。2011年,英超和英足总商讨后决定由四个级别的联赛(英超、英冠、英甲、英乙)直接主导整个英格兰足球的青训。

除了前面所说英格兰足球大赛上的“三喵”气质让英格兰足总决定改变以往亲自主抓和下放给俱乐部的两种模式外,更多是因为蜂拥而至的外援挤压太多年轻人的成长空间。

虽然桑乔是自己选择远走德甲,但是维罗纳的罗伯茨、尤文的马图迪迪其实当初都是谋求发展的道路上才离开。所以,这种改革虽然有地方保护主义的嫌疑,但是却是“拯救大兵瑞恩”的现实战争。

除了硬性规定各个年级阶段的比赛场次,EPPP计划的核心无非是借助英超的豪门效应,因为这可以最大化地发挥俱乐部不差钱的优势。俱乐部受利益驱动更加得心应手,所以你不敢想象曼城还有位19岁福登,曼联还有位16岁的格林伍德等等。

当然这是一种条件反馈,因为该计划虽然由英超主导,但是英足总的监督作用并不会懈怠,相反他们建立四级青训系统,对俱乐部青训工作进行审计,按照评选等级进行人员和资金的后期补给。

当然,围绕这个计划大大小小的条列数不胜数,但是耗费3.2亿英镑建立的圣乔治国家足球中心训练基地却是英格兰足球线块室外球场、医疗康复中心、健身房、数据研究中心最大化地保障基础条件,据说,可以同时容纳28支英格兰各级国家队统一集训。

并且,英足总在2014年与时俱进地推出了“足球DNA”,包括一系列战术讲解,执行教材、和训练大纲,甚至还带有爱国情怀的教育。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些没有在一线队站稳脚跟的年轻人其实只差一个机会,应有尽有的良好基础设施环境下,也理应诞生更多的“桑乔”。这也是为什么索斯盖特对这个计划啧啧称赞的重要原因。

虽然部分人认为,本赛季四支英格兰球队在欧战赛场上的露脸不是竞技体育真实、公平和客观的反映,因为这里面涉及到VAR的抢戏等不确定因素的干扰,但是唯一不可更改的事实是出自英超的英格兰人并没有丢份儿。

20多年前,法国人温格的到来,让只会长传冲吊的英格兰人学会了温柔地对待皮球,如今的英格兰人学会自己去反省和耕织。

英超盛世,其实也是励精图治后的成品。也许,他们不会在欧战中笑到最后,但是英超的成功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商业气息的庇护和本土球员身价的持续上涨,至少,我们看到了改革时的力量和实现时的震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