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邦股份研发不及同行毛利率畸高资本推着闯A股|IPO观察

2014年成立,2023年6月申报IPO,被资本推着向A股冲刺的四川众邦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众邦股份”)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因其财务资料过期,需补充提交,目前处于中止状态。

钛媒体APP注意到,上市目标明确的众邦股份,近几年经营规模可谓快速胀大。但吊诡的是,在公司研发能力明显不如同行且未取得发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证的背景下,仅凭产能的扩张,毛利率和业绩增速就遥遥领先于同行;且公司新产能刚刚投产,且产能利用明显不足,又拟募资大扩产,未来产能消化存疑。

众邦股份前身众邦有限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研发、生产和销售精细化学品的企业,产品包括金刚烷系列(主要包括金刚烷、盐酸金刚烷胺、3 氨基金刚烷醇等)和炔醇系列产品(主要为己二醇),前者应用于分子筛、医药中间体、光刻胶和特种燃料等领域,后者应用于硅橡胶、熔喷布、电镀助剂等领域。

2016年-2022年1月,也即成立第二年开始,公司多次引入投资者增加注册资本,包括美华合伙、金智银聚、善麟合伙、陆国芬、健康基金、正锦源合伙、陈中国、张明阳、翔太合伙、金智银创等。

钛媒体APP注意到,在上述增资时,众邦股份及公司实控人王军就曾与各方签订了IPO及业务整合相关的对赌协议,约定需在2021年3月31日前完成对兴富邦贸易和大洲贸易的整合,在2023年6月30日之前完成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否则相关股东就有权要求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王军回购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

资料显示,兴富邦贸易和大洲贸易是王军及创业团队分别于2002年和2005年成立的公司,从事己二醇和金刚烷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上述的投资者要求王军以众邦有限为拟上市主体,并规范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于是,在资本的推动下,公司于2020年至2021年年初,陆续完成对兴富邦贸易和大洲贸易的整合,并迅速开始谋划IPO,后于今年6月正式申报。

但需要注意的是,被资本推着向前的众邦股份,有着“赶鸭子上架”之嫌。公司在招股书中称具有“三创四新”特征,符合创业板定位,且多次强调注重创新。但就研发投入来看,公司其实是最近两年才注重创新的。

2020年-2022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184.93万元、880.85万元和2007.56万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07%、3.01%和3.89%。与同行相比较,公司研发费用率在2022年以前都是垫底的水平。

研发人员投入来看,截至2022年末,公司研发技术人员仅37人,占员工总数718人的5.15%。而这一数据在同行中又属于最少,民祥医药(834738.NQ)、联盛化学(301212.SZ)、元利科技(603217.SH)、正丹股份(300641.SZ)、新亚强(603155.SH)的研发技术人员分别为98人、48人、117人、100人、60人。

发明专利数量来看,截至招股书签署日的2023年6月21日,众邦股份拥有发明专利10项,在可对比同行中排名倒数第二,略多于民祥医药的7项。

但钛媒体APP注意到,众邦股份10项发明专利中的6项其实都来自于大洲贸易、兴富邦贸易,另外的4项发明专利则在2020年3月取得。也即,2020年3月之后的三年多时间,公司再未取得任何新专利发明。

就研发费用率和研发人员占比来看,众邦股份并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这也就导致在同行全部为高新技术企业的情况下,公司至今未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认证。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的对赌协议显示,金智银聚在投资公司时或对公司的技术和创新存在一定的疑虑。因为彼时,公司、王军与金智银创约定,“如公司未能在2023年6月30日之前完成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并获得相关认定文件,金智银创有权要求王军回购其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

但就是公司研发投入及技术实力明显不及同行的背景下,众邦股份的毛利率却一路走高,且在2022年把全部同行远远甩在身后。2020年-2022年,公司毛利率分别为19.70%、21.54%和40.12%。

不仅如此,与同行相较,公司业绩增速遥遥领先,连续实现倍数级增长。2020年-2022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8951.74万元、2.93亿元、5.16亿元,最近两年同比增长226.88%、76.45%;归母净利润-742.36万元、1228.92万元和9123.26万元,最近两年同比增长265.54%、642.38%。

对于2022年毛利率的突然大幅提升,公司归因于产销规模增加使得规模效益得到释放,以及原材料金刚烷自产且主要产品价格提升。

但实际上,元利科技、新亚强分别于2019年6月和2020年9月上市,二者的产能也在逐步增加,但其产品毛利率增长明显不及众邦股份。以炔醇系列产品对比举例,2021年、2022年,公司炔醇系列产品毛利率分别为28.38%、48.71%;而元利科技2020年-2022年的脂肪醇系列产品毛利率分别为18.88%、25.24%和34.81%。

顺便一提,公司主要产品盐酸金刚烷胺生产的分子筛主要应用于柴油车,尤其是重型柴油车的尾气净化。但是,目前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未来该产品的销售和毛利率或受到新能源汽车替代的影响。

如上所述,众邦股份业绩规模倍数级增长,其实主要是公司产能扩张,产销规模扩大的结果。2021年,公司顺利建成了5000吨/年金刚烷和5000吨/年己二醇生产线吨/年盐酸金刚烷胺扩产至2500吨/年。

但实际上,随着公司产能扩张,产能利用率并不充足。其中,2022年公司盐酸金刚烷胺和3氨基金刚烷醇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仅75.69%和16.73%。

然公司此次IPO又拟募资扩产能,其中4.50亿元用于盐酸金刚烷胺基衍生物智能绿色生产线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根据规划,该项目建设期2年,拟建5000吨/年盐酸金刚烷胺和500吨/年3氨基金刚烷醇的先进生产线年,公司盐酸金刚烷胺分别增加了375吨(25%)、625吨(33.33%),当年的产能利用率就降至62.82%和75.69%,此次IPO公司一次性将新增盐酸金刚烷胺5000吨,在2022年2500吨产能的基础上新增2倍产能。

无独有偶,3氨基金刚烷醇近三年一直保持100吨/年的产能,但产能利用率最高也只有2022年的73.58%。此番IPO将一次性新增500吨产能,即2022年产能的5倍。

在新增产能未饱和的情况下再募资扩增2倍、5倍的产能,新增产能如何消化?或许只能交给时间了。

推荐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